设置首页| 在线留言

产品分类/PRODUCTS

电  话:9873-3498558 销售一部

传  真:97873-3396788

手  机:137812313836 

18678010666

网 址:http://www.ehotelclub.com.cn

邮箱: 123123ao@163.com

taiyanghonggan@163.com

地  址:大连崇武精工工业园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才招聘 >
感谢将会日渐如金子般亲切的阳光吧
 
  
  睡醒再起床,洗漱.
  
  之后落座。启动电脑的间隙,点燃指间的烟。一天,便从一支烟开始。
  
  习惯了冬眠的日子。不用在刺骨的寒风里去讨生活,想必是我感受过的,最简单,最朴素,也最切实际的幸福。
  
  找出看了半晌的小说。前日的章节还在,那坚忍的梅吉也还在。
  
  间或会查看正在学习的炒股,涨涨跌跌。不小心会在要卖掉的时候,错过最好的时机!对着电脑发呆,做郁闷状,心里狠狠的说,他妈的,比男人还善变!
  
  只是一阵子,便也会舒展了心情。或涨或跌,有机会等待及盘算,已经很好。
  
  人生,无非就是在不停地错过,再错过!错过化蛹成蝶的时机,错过在最美丽的季节相遇。。。
  
  还是感谢生活!
  
  着窗外猫的呜咽,一夜不曾安睡。。。。
  
  一直对猫心存畏惧,尤其是黑猫!
  
  警觉,质疑,清冷的眼神,屋顶上不动声色,令人心悸的凝视。。。
  
  阡陌红尘,滚滚而去。。。
  
  恍然看得见,其实自己不正如猫?
  
  畏惧喧嚣,繁华。明朗的面具下,极度自我的孤僻。。。
  
  对人群如此的心存芥蒂,渴望温暖,却又随时逃离温暖,惧怕会在某个正午的阳光里,爱上那怀抱里的温度。。。。
  
  一个人行走,在沉沦的暗夜里舔舐伤口,在透明的风里静寂欢喜。。。
  
  好与不好,都与别人无关!
  
  第9章默认分章[9]
  
  着窗外猫的呜咽,一夜不曾安睡。。。。
  
  一直对猫心存畏惧,尤其是黑猫!
  
  警觉,质疑,清冷的眼神,屋顶上不动声色,令人心悸的凝视。。。
  
  阡陌红尘,滚滚而去。。。
  
  恍然看得见,其实自己不正如猫?
  
  畏惧喧嚣,繁华。明朗的面具下,极度自我的孤僻。。。
  
  对人群如此的心存芥蒂,渴望温暖,却又随时逃离温暖,惧怕会在某个正午的阳光里,爱上那怀抱里的温度。。。。
  
  一个人行走,在沉沦的暗夜里舔舐伤口,在透明的风里静寂欢喜。。。
  
  好与不好,都与别人无关!
  
  傻丫头返校有十多天了吧。
  
  卡上的钱应该很是充裕,便一如既往地毫无消息。有点淡淡的气恼、失望、无奈,以及不明不白的廖然、恐慌。
  
  都大二了,这样的心境,以前似乎没有过。
  
  2
  
  好像有一段时间了,感觉很困了,上床却睡不着,很是清醒。
  
  上下班的通勤车上,不足半小时的路程,却常常很容易睡着。
  
  这是怎么了?
  
  第二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式开始了。
  
  会多了起来。还有读书笔记、心得体会什么的,要求很多。
  
  惰性和形势的矛盾比较尖锐。
  
  按计划,今年的工作任务有点重。
  
  职称上的念想还在。五十岁是个尴尬的年龄呢。
  
  空间荒芜了很久了。
  
  上网已经六年了。会痒吗?
  
  早晨的阳光,柔软地泼洒开来,仿佛有一层清新的青草香,在梁峁沟豁上薄薄地氤氲开来,且袅袅升腾。
  
  山脊的弧线就更见婀娜了,似乎轻微的一缕风,就会飘逸地飞扬起来。参差的农田,便宛若五彩的柔波,不动,却也会把一轮又一轮的涟漪,沿了山势涌动。那一片一片郁郁沉沉的林子,错落开来,就坚持成了波澜之上的岛屿,玲珑,或者雄浑。
  
  村落就掩映在那些绿色柔和的岛上,红瓦从绿色的簇拥里飘浮起来,像极了春天的花团锦簇,把斑驳陆离的绯红,粉嘟嘟地托起来,成无边的娇羞。
  
  原来,所有初见,总是满目的惊喜和美好,无从拒绝。
  
  二、暗伤
  
  不是残垣断壁。老墙以衰老的姿势,蹲踞,残破了的,只是岁月。真的残垣断壁,已经被温柔地剔除了,以安全的名义。
  
  平淡的屋舍,以各自很草根的特色,散落,而不留一丝灾难的痕迹。那么,伤痕呢?那些细若游丝、小似瑕疵的伤痕,在墙角,在这里或者那里,在深处,在房子的心里。然后,以幸运的名义,以完好的结论,被一茬又一茬的目光,直接忽略。
  
  小村静谧。仿佛,小村没有经历那摇撼的伤害。鸡啼;犬吠;日升日落如旧。那栖居在瓦楞上的灰鸽,没有飞走,温柔的守护没有飞走。这里,或者那里,一树一树的酸梨树,就没心没肺地红了,红得乡野,红得质朴,红得不管不顾。
  
  山村粗砺厚重,老人说,暗伤,不是伤痕!
  
  三、挥别
  
  不是所谓的宿命,只是必然。告别,比预想的来得晚了些,但还是来了。
  
  回不回头,挥不挥手,脚步,已经迈开。倏忽的风,偶然跌落的果,就是挥别,只不过是小村自己的方式。像摆动的手、杂沓的蹙音等等,都是一种方式。
  
  田畴的涟漪漾开来,村落的岛就飘飘忽忽起来。轻车似船,薄尘若浪花,背影,不是决绝,而是另一种温婉的手势。毕竟,来,是偶然的,而这走,却是必然的结局。
  
  告别,就是告别,与方式无关。
  
        下一篇:风的走向模仿某个走远了的朝代
公司介绍| 心水产品| 大连崇武| 茶盘中心| 荣誉资质| 人才招聘| 联系方式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