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首页| 在线留言

产品分类/PRODUCTS

电  话:9873-3498558 销售一部

传  真:97873-3396788

手  机:137812313836 

18678010666

网 址:http://www.ehotelclub.com.cn

邮箱: 123123ao@163.com

taiyanghonggan@163.com

地  址:大连崇武精工工业园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茶盘中心 >
你得对我有一份怎样真挚的牵念
 
  叶子,收到了你的礼物。
  
  这个晨早,我起得晚了。电话执着的响,陌生的声音,说你的包裹,放在住院部旁边的花房里。
  你得对我有一份怎样真挚的牵念
  我光着脚穿了拖鞋下楼,薄凉的空气中弥散着果实的味道。
  
  我在花房的鲜花丛里看到你寄来的邮件,一个很大的纸箱。我歇了两次才将它搬到楼上。
  
  叶子,隔着天涯,才能在南方快节奏的生活里挤出时间来为我做这样的事?
  
  那年的一日,我告诉你有个南方人寄了两年的中秋月饼给我。自此,我继续在这一天吃到南方的月饼,因为你说有你。。。
  
  叶子,我一直是个不善于经营感情的女人。友情,爱情,都只能顺其自然的延续或终结。
  
  春草葱郁又荒芜,天涯依旧。
  
  月圆之夜,惟愿你好!
  
  感冒久久不过,伤风。
  
  夜里起风了,阴台上的窗开着,餐厅及客房的门便此起彼伏的响,懒得起身关门,一夜不曾安睡。
  
  起得晚了,依旧困倦。
  
  窗外阴云密布,草色苍翠,树木枝头摇曳。
  
  终是要有一场瓢泼大雨便是好的。
  
  开门的声响,小风值班回来。
  
  急着跟他说,夜里房门一声巨响,闯进一只色狼。我顺手摸起一根五尺长的木棍,英勇抗击。。。
  
  他大笑,你说进来一个歹徒要抢你的钱,你冲进厨房去拿菜刀我都信,若是只色狼,你怕是赶快继续装睡。
  
  我大怒,我也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人吧?我怎么也得设法偷窥一下那色狼是不是干干净净,是不是帅气逼人,是不是举止优雅吧?
  
  他点头称是,说这点理想你还是有的。
  
  嬉闹得够了,草草吃了早餐,只穿了日前的旧衣,慌不择路的下楼。
  
  一天,就这样开始。。。
  
  春季,我搬来这个小区。
  
  院子里有一大片怒放的野百合花。
  
  我在门口见着了正在修声控灯的新邻居,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受惊,好像我是他失散多年的表妹。
  
  我笑,愣着干嘛?能帮我把东西搬进去吗?
  
  他机械的将我沉重的行李箱提进屋后准备离开。我说我叫夏小雪,你呢?
  
  他说莫曦,你的对门子。
  
  自此之后,我跟这个叫莫曦的男人在不同的场合不期而遇,黄昏里,清晨里。我渐渐的习惯了被一双眼睛尾随。。。
  
  2.我喝醉了。
  
  我提着我的高跟鞋上楼,穿着鞋我会摔倒,压坏院子里的花朵。
  
  我手里拽着钥匙,却眩晕得站不稳当。一双手接过了钥匙,是莫曦。
  
  他一言不发的将我扛进屋,扔在沙发里,没有温柔细腻的过程,好像我不过是个麻包而已。
  
  我看他的眼,那眼里没有男人对女人庸常的企图,而是深深的,复杂却动人的光芒。
  
  我慵懒的,不受约束的笑,你是谁呀?怎么像我的前任男友?
  
  莫曦不理睬我的取闹,倒了杯水过来,只说一句你好好休息,便扬长而去。
  
  3.盛夏,繁花似锦。
  
  我渐渐习惯了看着一个方向发呆。
  
  什么都不想,只将自己在瞬间凝固。记忆随时会席卷而来,来也好,不来也好。
  
  没有人知道,十年前我叫麦子,不是夏小雪。我有深爱的男友,莫曦。
  
  我喜欢他浓密而伤感的睫毛,喜欢他缄默不语时的淡然,喜欢他身上淡淡的,香皂的味道。
  
  我喜欢爱干净的男人,莫曦就是这样的人。
  
  我每天要做的一件事,就是设法躲开家人防范的目光去看他。每次门开了,都会被他一把扯过去拥在怀里。好像他一直就等在门里,知道我会在下一刻出现。
  
  我想我从来都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子,所以会不断地质疑,抗争,亲近,逃避。我将指尖从他脸上轻轻滑过,说你是我的,下辈子都得是,否则我会诅咒你孤老终身!
  
  他说好,我是麦子的,下辈子都得是。我若先离开麦子,就罚我孤老终身。
  
  过了很久之后我想,男人大概是喜欢身边的女人单纯一点,这样才不至于将一段好好地的爱情逼到死角。思想复杂,个性鲜明的女子生来不肯平淡的延续爱情,终是要将深爱的人折磨到崩溃才死心的。
  
  我们在一起接吻,说话,听音乐,靠着彼此看书,只是从不做爱。
  
  直到有一天我又一次无事生非。我说你为什么不要了我?我知道你怕什么。
  
  他久久的看我,我是个男人,你说我会怕什么?我怕伤害你!
  
  我疏离而冷漠的笑,你是怕承担责任吧!
  
  莫曦怔了片刻,突然暴怒,滚一边去,你就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!
  
  我好几天不去找他,好几天都不去。
  
  终究是他扛不住,说见面吧,麦子。不见你,度日如年。
  
  再见他,被他紧紧的抱住。他伤感的说麦子,我带你去看医生好吗?你需要帮助,需要做个心理辅导,我怕你得了抑郁症!
  
  我疯狂的,不知轻重的打他,你才是神经病呢!好,我们分开,分开就不会有人折磨你了。。。
  
  对峙的几日,我开始反反复复做同一件事,颓废不安。我忍不住妥协,打电话给他,说你陪我去看烟火吧?我愿意看医生,我听你的,我听你的!
  
  莫曦即刻说好,我陪你去,不见不散。
  
  那个华丽的烟火之夜。
  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,路上人影渐稀,等不到莫曦的身影。
  
  就在我焦虑万分时,一个黑影猝然扑过来,我在瞬间被击昏。。。
  
  混沌中醒来,一朵又一朵硕大的,绚丽的烟花从头顶压下来,碎成片。
  
  我突然觉得死亡比活着容易,可我没有死。我绝然的逃离了那个我生活了许多年,有家人,有朋友,有莫曦,无比亲切的城市。
  
  对莫曦失约的恨,刻骨铭心!
  
  4.我在户外游时认得了明。
  
  明有一双明锐的眼睛,阳光而热烈。从他看我第一眼,我就知道我们会有故事。
  
  我成了明的女人。
  
  明有头脑,有事业,独居。明说父母催得紧,想结婚了。我拒绝,说再等等。其实我不知我要等什么?
  
  我很久不工作了,住在明的大房子里,衣食无忧。有时我会突然觉得我就像是明养的一只猫,安静,却疏离。我的抑郁症
  
  的症状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  
  有个女子一直爱着明,我隐约知道,却从不过问,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他们凌乱的现场。。。
  
  我从那女子的眼里看到了恐慌,无措,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更加隐秘的情绪。
  
  我不知她从我眼里看到了什么?除了淡漠,有种东西一定是她看不出的,如暗流般涌出的释然。
  
  我寡淡的笑,说好兴致,你们继续。。。
  
  明在之后动用了很多词汇试图解释。我拥抱明,如拥抱一个亲人般。我说我理解,该有人好好爱你!麦子不适合你,麦子
  
  的心已经蒙了尘。。。
  
  是的,我不爱明,从来不!
  
  对我来说,爱情,只在我跟莫曦之间有过。
  
  跟明在一起的日子,我无数次从梦里清醒,忍不住悲从中来。两个人的生活,我却更加孤独。
  
  我彻夜的坐在落地窗前凝视夜空。这个城市与我,是多么的冰冷,陌生。
  
  我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,我原是想告别过往,可往事如影随形。。。
  
  我还是拿了明的钱,我得活着。
  
  5.整形医院。
  
  装饰豪华的休息厅里或坐或躺着许多挂着消炎瓶子的女人,一张张缝补得血肉模糊的脸,触目惊心。
  
  我终于见着了我的主刀医生。按我的要求,主任亲自做。
  
  我平静的躺在灼热的灯光下,闭上眼睛,像是要将整个喧嚣的尘世关在外面。医护人员都极尽耐心,模样好,声音也好听。
  
  主任是位儒雅的男士。他语调温婉的说你的脸已经很好,为什么一定要做呢?
  
  我说我讨厌我现在的脸,您给我换张新的吧。
  
  静寂中,听到细微的叹息。他说放松,越放松,越能减少出血点。
  
  我说您放心做吧,我不紧张。
  
  他不了解,眼前这个女人长时间藏匿在阴影里而日渐冰冷生硬的心,不知疼。
  
  拿着明的钱,我用三年时间将自己变成了一个陌生人。
  
  我开始工作,穿得体的职业装,游刃有余的跟客户周旋。我有了新的朋友圈,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,寄居在这个繁华的都
  
  市,只看今朝,不问过往。
  
  我时常对着镜子抚摸我的脸,我是谁?谁是我?
  
  我辗转找到了莫曦,别有用心的租了他对面的房子,我就是想看看,毁坏了我的人生,他有多快乐?
  
  我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结果,莫曦形单影只,没有声色犬马的生活,甚至,没有女人。
  
  莫曦不知,住在他对面,笑靥如花的女子,心里藏着怎样的阴谋及疼痛。没错,我就是要引诱他,让他死心塌地的爱上
  
  我,让这个游戏继续升级。。。
  
  携带伤口的女人是邪恶的。我怎能忘记那个烟火之夜?
  
  6.立秋,天气转凉了。
  
  听到莫曦上楼的动静,我开了门,直视他的眼。
  
  我说进来,我要你帮忙。
  
  他迟疑着跟进,门在身后咣当关上。帮我拉上拉链,说着,我将裸露的背面对他。孤注一掷的眼眸是否令他心悸?
  
  莫曦发出一声突兀的呻吟,一把将我退靠在墙上。当他的唇压过来,我的心里只剩下渴望,我突然明白这些年来我有多想他!
  
  他象燃烧的火,却显然不善于掌控女人的身体。我惊讶的发现,莫曦竟是第一次做爱!
  
  安静下来,他疲惫的躺着,目光无神的盯着屋顶,自言自语般的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你吸引吗?因为你的眼神像极了
  
  一个人。麦子,我找了你十年,累了。。。
  
  说着,泪就下来了。
  
  眼神,是我唯一不曾修改的地方。
  
  从春季到秋季,我们初次有了相对彻底的,目光之外的交流。
  
  那个烟火之夜,他准备赴约时,庄园突然失火。大风借着冬季干燥的气候迅速蔓延。虽无人员伤
  
  亡,但他家上百万的库房瞬间付之一炬。他的父亲就此一病不起,不久便郁郁而终。
  
  那场大火之后,他的麦子失踪了。。。
  
   
  
  
        下一篇:喜欢雨中的树木清新繁茂的生长
公司介绍| 心水产品| 大连崇武| 茶盘中心| 荣誉资质| 人才招聘| 联系方式|